返回列表 发帖

刘诚访谈录:重返天堂之门之一

刘诚访谈录:重返天堂之门
         —— 从神性写作到第三极文学运动

【访谈主持】白鸦(可能阵线诗群发起人)
【访谈对象】刘诚(第三极文学运动发起人)

--------------------------------------------------------

【访谈背景】

神性写作诗歌理论的提出由来已久,并在2002-2004年期间初步成型。特别是2006年度,白鸦撰文《神性写作诗歌批判》,指出神性写作存在“当下性缺失”与“语言不能松绑”等问题,并否定神性写作诗歌文本的独立意义,从而与蝼冢、陈肖等发生争论。随后,第三代诗人理论家刘诚发起了第三极文学运动,也打出神性写作的大旗,一时间,以刘诚、蝼冢、陈肖、白马非马、雷子、徐慢、丁成、芦花、霄无等诗人为代表的神秘倾向的诗歌实验文本受到广泛关注。由于此前白鸦在确立其“汉语诗歌叙述策略转型”理论的过程中,曾经对垃圾写作和神性写作这两种极端文本进行过针对性的批评,引起刘诚的高度关注,刘诚和白鸦在过去几个月中,就神性写作问题进行过多次私下交流。本次访谈就是根据白鸦和刘诚的若干电子邮件稍加整理而成。在访谈中,白鸦坚持了他一贯的反对立场,刘诚则畅谈了他的第三极构想,并就神性写作若干诗学问题提出了新见解。

---------------------------------------------------------

【内容提要】

◎ 刘诚:为什么是第三极
◎ 刘诚:神性写作是神性在写作中的凯旋
◎ 刘诚:神性写作是英雄写作的发育和成年
◎ 刘诚:神性写作是有杀伤力的写作
◎ 刘诚:第三极文学运动是一个大于流派的东西

----------------------------------------------------------

             为什么是第三极

  白鸦:去年以来,由你发起的“第三极文学运动”从草创到不断发展壮大,可谓有声有色,轰轰烈烈。但我感觉,诗歌界对第三极的认识仍然有些“概念不清”。比如第三极文学运动经常提到几个短语:第三极、第三极诗歌论坛、第三极作家群落、第三极文学运动、神性写作、第三极文学等。这些概念相互关联而各有所指,究竟该怎样理解,才符合它们的本意?

  刘诚:这几个短语都是第三极诗人群常用的概念。第三极作家群落是我在新浪网发起、青年诗人原散羊、杨明通、古岛等相继加盟、参与管理的一个博客圈,创建于2006年8月25日,目前已有3800余博主加盟。第三极论坛是我于2006年8月26日发起创建的一个诗歌论坛,背靠第三极作家群落,但论坛更开放、辐射面更宽,博客群只是它的一个背景。第三极论坛以诗人为主体,目前成员中,既有南鸥、十品、赵丽华、老巢、安琪、荣光启、白鸦、董辑、寒烟等诗歌名家,也有数十位青年诗人,如原散羊、杨明通、古岛、尺郭、西原、乔书彦、三春晖、拜星月慢、钥鸣、沔水寒、萧艾、张建新、樵野、野桥、黑牙、漂泊客、生命海洋、黄吉元、刘小平、孙启泉、夜来、汪抒、张铧、杭广、玄子、韦炜、江晨、老哈、井冽寒泉、木勺把、黄文庆、何定明、庞非、且歌且骚、孙梧、梅依然、苏兰朵、雪莹、尘埃一子、刑姬、龙的妹妹、朱青青、海湄、凝镜、巴曼、桑林、知闲、旱子、漠风、陈玉广、刘知己、南雁、鲁绪刚、西北阿呆等,年轻新锐,充满活力。第三极论坛是第三极文学人相互激励和确认的平台,是第三极文学运动的策源地和大本营,也是网上文学信息大集散的一个水陆码头,一向保持着旺盛的人气。已经创办了《第三极文学》(网络版),按每两月一期的频率推出;大型文学民刊《第三极》(创刊号),即将携80余位中青年实力诗人诗歌小说力作隆重出场,第三极文学运动即将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神性写作是第三极文学运动的旗帜,是第三极总的诗学,是第三极诗人作家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第三极文学的核心部分和动力源泉,它的推广和展开,我们把它叫作第三极文学运动。第三极文学运动以神性写作为核心、但不限于神性写作、具有极大的包容性,拥有广阔的生长空间。它以诗歌为龙头,涵盖小说、散文、文学批评的广阔领域,全方位参与时代精神重建,有可能成为一场思想文化运动的先声。我们无意于制造运动,因为中国诗歌界这样的运动一向非常过剩,令人生厌——首先令我本人讨厌;可是神性写作及其推广活动正好与运动相似——我们有宣言,有公告,有比较紧密的组织,正在按计划稳步推进,得到了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的积极响应,还不是运动吗。第三极文学则是第三极文学运动的最近的目的地,是它的生成物,第三极文学运动无论多么热闹,沉淀下来的只能是第三极文学,它的品质和体积,取决于第三极文学人的艰苦创造和耐心积累。而“第三极”,是我们这个以神性写作为核心动力的文学群体的简称,这些后面仍将陆续谈到。

  白鸦:古语:“名不正则言不顺”,许多事情都得从正名开始,这是中国的传统。看来你们很善于定位,“第三极”这三个字一出,你们的文学一下子就定位了。你为什么忽然想到“第三极”这个词?是突然的灵感,还是出自长期的思考?与北京的第三极书局有没有什么关联?

  刘诚:不是我们善于定位;这里需要的只是胸襟和眼光。我以为,在当代文学如此斑斓多彩而又复杂混乱、鱼龙混杂的现状面前,任何就事论事的说法、或者从小圈子利益出发以博取名利的努力、以及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策划与动作,无异隔靴搔氧,都不可能抓住当代文学病象的要害,只会在一滩浑水里越陷越深。第三极这个词,是我对当代中国文学进程长期思考的产物,与北京的第三极书局没有任何关系。我现在知道,第三极书局是一家文化传播类的企业,刚刚组建不久,并不参与文学的创造,更不是一个文学的流派,如果不是前不久某诗人在那里一脱成名,我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北京还有一个第三极书局。这里的第三极不是企业组织,与任何以赢利为诉求、从事某种经营活动、并以第三极为名称的企业组织没有关系,今后也不会发生任何关系。第三极也不是一个地理概念,如果说与地理有关,那也只是借用了喜马拉雅山——珠穆朗玛峰这样一个地理的形象,那里是世界公认的地球的第三极,我们用它来作为我们文学的象征。那是一块生命的禁区,是地球上仅存的极有限的几处净土之一,它的幅员广大、高峻庄严、极其高洁、冰川缓慢移动、群峰突出云表而与天空极其逼近的罕世风光,与我们对理想文学的诉求完全合拍。第三极这个地理的存在,完全有资格、也完全应当成为我们时代最优秀文学的象征!也即是说,我们是在美学意义上使用“第三极”这个词的,“第三极”代表着第三极文学人对诗歌和文学的认识,是第三极文学人对中国当代文学的一个大的世界划分。但第一次把第三极这个词和文学联系起来却相当偶然:大约在2004年11月某日深夜,那时我正在为我的诗学论文集《先锋的幻想》的编选作最后的冲刺,已经完成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篇文章——《后现代主义神话的终结——2004’中国诗界神性写作构想》,一个注定要被人们广泛谈论、并为人们牢牢记住的词,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当时我一边用热水泡脚,一边看着前面茶几上摊着的厚厚一叠书稿的清样,思考着这部书的序言,这时候“第三极”三个字一下跳了出来。对了,神性写作就是一种在第三极的写作,它正是我和我的时代迫切需要和苦苦寻找的。什么都不可能治疗当代文学的病症,只有神性写作、亦即第三极的写作,才有可能为中国文学造血,帮助其恢复元气,它已经被向下走的写作糟蹋得奄奄一息,只有这一剂猛药,才能使它回天再造,重现生机。说出就是照亮;这三个字一下子跳了出来,我的眼前顿时为之一亮,立马用笔在纸上写下了“神性写作:在诗歌的第三极”的字样,整个过程不到二十钞钟。这行字十分潦草,在我看来却艳如桃花,后来它成了这部书总序的标题。有了这个标题,近万字的总序言一气呵成,更像是一篇诗歌的宣言书——正是这篇诗歌的宣言书,预告了一个文学群体在两年后的诞生。

  白鸦:当前汉语诗歌有不少含有“三”字的文学群体,比如“第三说”、“诗三明”、“第三条道路”等等,其中第三条道路提出过一些理论,参与者也多,号称“21世纪第一个诗歌流派”。你对第三条道路怎么看?第三极有没有受到过第三条道路的启发或影响?

  刘诚:第三极与第三条道路没有任何关系。换句话,第三条道路是第三条道路,第三极是第三极,只不过大家都是以“三”说事罢了。老祖宗创造的数字里,三是一个特殊的数,许多东西都与三有关,诗人也一样,喜欢拿三说事——三生万物嘛。在最近的一次以第三极为中心的激烈论战中,有人攻击第三极抄袭了第三条道路,可是他明显心虚得很,只是恶狠狠地攻击一句,就把这个话草草收起来,再不敢出世了。奇怪的是在第三极内部,有成员在谈论第三极理论建设的时候,也曾试图从第三条道路的分裂和内讧那里找到历史源渊,这个愚蠢的做法立刻遭到了我的断然制止。这是对第三极深刻含义的误解,说浅了是不了解情况,是懒,想走捷径,说深了是愚蠢、没有才华(此人现已脱离第三极文学运动)。对第三条道路我没有成见,相反一向认为,第三条道路是第三极文学运动的盟友——不管第三条道路诗人群自己怎么看。第三条道路的某些诗学主张为第三极所认同,其中一些成员与本人保持着友好关系,但第三极与第三条道路的诗学分野,是不用非常仔细也能分辨得很清的,除了别有用心,只有傻瓜才会把这两个不同的文学群体相混同。第三条道路主张后现代主义只是刚刚开始,第三极则旗帜鲜明地主张后现代主义诗学进程必须终结,一言既出,石破天惊;第三条道路主张第三条道路诗学,有特定的内涵,第三极主张神性写作,有根源、有来历、有自己完整独立的理论体系;第三条道路强调不同道路的选择,以此作为独立于其他文学群体的基本标志,第三极则首先指代着一个方位,即使是单从字面看,第三极那也是一个立体的概念,仅仅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相关,是对当代文学诸多道路之争的历史性超越。站在新时期以来二十余年诗歌进程的宏大背景下来看,尤其经过了非同寻常的2006年,在先是“梨花诗事件”、继而爆发了诗人——韩寒——诗人有关诗歌问题的大混战、后又爆发了“文学死了”的大讨论的敏感时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第三极文学运动是当代文学里一个划时代的文学事件,它的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必将越来越清楚地得到彰显,其价值再怎样估价也不为过份。如果说众多道路之争代表了诗歌在技术上的两难处境,指向诗歌的多种可能性,第三极则从诗歌技术层面的诸多对立和冲突中摆脱出来,力求从根本精神上重新把握文学,为诗歌和文学取得俯瞰的高度。第三极代表着文学的高度和难度,它把文学的斗争从平面不同方法的对立和争执中解放出来,拉向了一个广大和浩缈得多的立体的空间,认为文学只有在这里才能获得新生,这个空间就是上帝的终级产品——茫茫宇宙。第三极的出场,不是要在诗歌小圈子里再增加一个,也不是要与当下诗歌界已经显得非常过剩的小圈子、小帮派争道,不是要在地面众多道路之中重新选择,选一条更好一点的,相反——它认为地面上无论哪一条道路都不可能是文学的理想道路,文学的道路在天空;第三极并不拒绝向下,相反愿意直面大地、直面苍生、直面当代、直面人间的苦难,但向下不是为了“垮掉”,在那里醉生梦死,更不是要与罪恶会师,同流合污,而是要在那里找到向上的大门,取得向上的美丽运动必不可少的支持力量。正是在这个意义,向下之路即向上之路。向上是指精神存在的终极方位,是不是在终极意义指向天空,是区分文学向上还是向下的根本标志,这里存在着两种文学的最后分野。第三极认为,所有向上的文学都是第三极文学,所有向下的文学都不是,两者壁垒森严,形同水火。自发起第三极文学运动那一天起,第三极文学人就把自己逼上了当代文学的最前沿,除了向上别无选择。

 (本访谈录共五大版块,此为第一版块。陆续上传中)

我一直用一颗诚挚的心,去谛听或谛视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切万象,并揉和我内心孤苦的文字,力所能及的来衍续诗歌的存在和价值! 我的官方网站﹕http://jianghui.pkm.cn

著名诗人、诗歌理论家南鸥先生评价第三极文学之神性写作神性写作是一个穿越时空的诗学命题,如何来理解它的当下意义和诗学旨归呢?面对价值倒塌、无序、冷漠、庸俗、功利的诗歌现场,它强调信仰、价值、尊严、情感和审美等诗歌基本元素在作品中的渗透和彻,竭力呼唤对价值体系的重新梳理,诗歌基本元素的重新确立,对一个时代进行形而下的指认、精神秩序的揭示和神性呈现的诗歌精神的重新觉醒;它渴望承受一切该承受的,赞美一切该赞美的,把转型的阵痛和“后现代”对一个时代的肢解以诗歌的方式凸显出来,以诗歌的名义对一段历史进行客观的指认和有效的命名。也就是说,神性写作力求在现实关怀、当下语境和终极意义等几个层面构建一种新的诗学向度。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刘诚、安琪、老巢、白鸦、董辑、寒烟、十品、张建新、拜星月慢、原散羊、南鸥等“第三极”的诗歌同仁,以及众多与“第三极”有着共同的诗歌主张的优秀诗人,早已经写出大量神性写作的优秀文本。我想“第三极”论坛及创刊号将会陆续的推出。
我一直用一颗诚挚的心,去谛听或谛视三千大千世界中的一切万象,并揉和我内心孤苦的文字,力所能及的来衍续诗歌的存在和价值! 我的官方网站﹕http://jianghui.pkm.cn

TOP

谢谢提供,继续努力!











抽湿机  http://www.kawasima.cn小店出售各类空气处理设备,淘宝店铺搜索“方凌电器”就可以找到。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