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发帖

她,叫夏雨。



在我刚转校到这个班的第一天就知道她的名字。第一天上课因为她的捣乱,老师点了她九次大名:夏雨! 我从心里反感这种女生,但却戏剧化的坐在她的后面。回答她一个又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她问我:“若是一对恋人,只有了感情,没有了感觉,会长久吗?” 我哑然。我们都是年轻人,恋爱若是没有了感觉,再美的恋爱都会苍白无力。她又说,她会不舍感情。她单纯…

“夏天的雨,虽然狂暴,但是持续时间很短,所以我虽然有时发火很可怕,但时间不长,因为我有大家风范。”她用她的名字自恋的解释她的性格。我汗颜的陪笑,她的可爱把我对那个城市的离别之愁冲散很多。

渐渐的,她对我无话不说,每天晚上的自习课都是她对她今天生活的演讲。她能说到谁谁和谁谁恋爱了,也能说到她怎么怎么的出丑了,甚至能说到女生的妇科问题。经常把我弄得像被她调戏似的,虽然我对那些问题也很好奇,但我还是很君子的说她:“你怎么什么都对我说?” 她大大的眼睛直射我,坦然的回答:“我看你整天扭扭捏捏像个女人,所以把你当姐妹。” 我无言…

夏雨恋爱了,哦不!应该是她单恋人家,整天忧心忡忡,看得我闹心。我问她:“看上谁家公子了?说来尧哥帮你搞定!” 她又长叹一声说:“尧哥,他叫蒙科百,他像一个迷。” 我弹了她手膀一下说:“别整林黛玉的造型,你不像,我去帮你打听下他的消息。”她听到我的话难得的脸红出现在有点婴儿肥的脸上。

蒙科百,同年级的,篮球队队长,很高,很帅,脸上棱角分明。我看到他时他正在三分线上投进了一个三分球,引起场下一片尖叫。 看完蒙科百的“演出”,我厚着脸和他要电话号码,他很豪爽的给了,具有亲和力。

把蒙科百的电话给她时,她笑得很夸张。我忍不住打击:“人家那么帅,你能钓住吗? ”她楞了一下,然后有些失落的说:“是啊!我有什么能配得上他的呢?” 接着她眉目皱成一团。我的心一紧,然后在我几百个赞美她的句子后,她终于找到自信,笑眉如花。

她在打足气后对蒙科百展开毒深的追求,每次蒙科百的篮球赛她一定在,手里拿着饮料等她心目中的蒙王子下场,递上。然后回到教室,用她那因为过力嘶喊加油而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她和蒙科百的发展程度,“他今天对我笑着说谢谢” “他今天得分最高” “他……” 。我很烦躁,一反常态的没听她的话题,只是不经心的点头。

可以说蒙科百是个爱情高手,面对她的追求他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只是在和她无限的暧昧,让她神魂颠倒,找不到立场。就在她快要迷失自己时,蒙科百答应她了。

她对我兴奋的宣布她和蒙科百恋爱时,那一瞬间我的心抽搐得很痛。我突然很害怕承认什么,勉强的挤出一个虚伪的笑恭喜她。我们的话题已经全部转向了蒙科百。她依旧没心没肺的谈他们的恋爱故事,我只呆呆的听着,偶尔回应被我重复很多次的话,“你觉得幸福就好,要好好把握”。

第一次见夏雨和蒙科百站在一起是一个夏末的傍晚,她已经和蒙科百处于深恋,没法理会我了,我和她的距离拉得很远,好久没像以前那样和我挤食堂。想起她野蛮的扒开前面排队的人,像个小坦克。想起以前的我突然笑了,抬头望向前面时,我的脚步瞬间变僵。我见到他俩了。 她披着长发,依偎着蒙科百,金童玉女。夕阳洒落下金光,落在他们身上,那么的刺眼。

我主动调到别的组去,也是她的后面,能看着她的举动,能看着她的喜怒哀乐。她有时上课掏出电话,低头一看,然后甜蜜的笑,可能是蒙科百发了让她高兴的情话;有时她会爬在桌子上发呆一个下午,傻傻的,可能在幻想他们的将来;有时她用苍白的手指紧紧捂着脸,静静的抽泣… 可是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她的快乐我不能分享,她的悲伤我不能安慰…

期中考来临,平时成绩中游的她居然跌入倒数第一,在数学老师的尖酸羞辱下,她哭得更伤心。由于我数学比较出色,肩担起对她辅导的重任。

每次辅导都是在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她会拿着书来到我旁边座位说,“尧哥,我又来了”。我的心一震说,“欢迎欢迎”。 你来了,可… 似乎只是一瞬间。 一到下课她就丢下我叫练习的数学题,雀跃的找蒙科百。我慢慢的收拾好书,把她没做好的题补完整,放到她的桌上,然后一个人走出教室。

星期天下午,她在网吧找到我,我正在游戏里尽情厮杀发泄压抑。她直接按下关机键,我回头一看,愣了一下。我问你怎么了? 她呼吸一口气,说:“蒙科百要过生日了,我想给他办个生日PARTY,你去帮我问问能不能借到学校的礼堂”。 我深深呼吸,看着她祈求的脸说:“没事,包在我身上!”

在我求爹爹告奶奶的努力下,礼堂的事被我拿下了。

于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生日PARTY在学校礼堂举行。

生日是七点举行,她带来许多朋友,我也推迟不掉,成为其中之一。我看着她和蒙科百并肩走进礼堂,然后幕布缓缓拉开,一个大大的蛋糕显现出来,周围用玫瑰花围了个百字。

蒙科百看到这些,转身抱住她说:“宝贝,我爱你” 她脸上紧张的表情松了下来,幸福和满足出现在她的脸上。接下来是要求吻一个的声音,她脸色羞红,闭上眼睛,抬起头…

平安夜,她约我去逛街,当然蒙科百也在。她冻得微红的鼻子呼出白气,说:“一定要如约,我们三个一起吃香锅”。

九点,我早早的睡下,然后等爸妈睡着了偷偷的溜出去找她。蒙科百还没来。我们走在灰尘满天的街上很久,乌云密布,气氛显得压抑。

她一路都在看手机,忙不迭地说:“他怎么还没来呢?” 我说:“人家说不定要准备包个大大的苹果送你呢!”

可等到十一点蒙科百都没出现,她再也忍不下去了,拨了电话过去,但是听到一个冰冷冷的声音,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她被放鸽子了。

她那时的表情极为沮丧,两只大眼睛暗淡无光,站在大街上,风吹起秀发,把她身影吹散,碎成一段段的忧伤。

我站在她三米以外的后面,不敢上前和她说话。因为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只能静静的看着她轻叹,静静的看着她哭泣,静静的看着她冲进商店买了一包烟和火机…

她抽了平生第一支烟。结果理所当然的满大街都是她咳嗽的声音。我愤怒的把她手里的烟抢来,仍到地上,使劲的踩碎,冲着她吼:“夏雨!你疯了!蒙科百也许有事才不能来的!”她呆呆的望着我,抓住我的手说:“咱们自己去!” 她灌下了一瓶啤酒,便醉了。然后向我诉出她受的委屈,边说边哭。我一句一句的安慰她,为蒙科百找理由开脱。心里很想说:傻丫头,如果我是他,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

第二天,在蒙科百的对不起和昨晚睡着了的理由下她忘记昨晚的怨恨。

渐渐的,自习课不再出现她的身影。我望着空白的数学复习题发呆。迟到,缺席,早退,频繁的出现在她的身上。

哲学家王睃说过,无欲则无罪。人能为自己爱的,追求的事物堕落。她放弃了自己的学业。

那是一个暑假,我把自己关在家里,编写不着边的日志,在空间里卑微的诉说。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月光好寂寞,照着无能为力的我,全力去搜索温柔的下落…

我看了眼来电显示,夏雨。

用颤抖的手接通了电话,喂了一声后,便听到她伤心欲绝的哭声。良久,她止住了哭泣。她叫我去偏僻的学校后门找她,她有话对我说。

我匆匆的赶到时,她已经站在那儿,看着她哭肿的眼睛,觉得她苍老了很多。我问怎么了。她泪水又滑落了下来,伸手抓紧我的手臂,带着惶恐说:“我怀孕了,我好怕。” 我瞬间石化… 原来心痛到极限时不横浜中華街

受領 太陽光発電 補助金

太陽光発電 買取

太陽光発電 買取 本県 情報

太陽光発電 買取 日射量

返回列表